农贸超市门可罗雀 农贸市场死灰复燃 沿街为市屡禁不止
当前位置: 首页 > 市场发展 > 正文

农贸超市门可罗雀 农贸市场死灰复燃 沿街为市屡禁不止

时间:2018-01-24 17:12:19 来源:本站 作者: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曾两次提到“农改超”项目。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购买鲜活农产品的场所有了更高的要求,农贸市场也暴露出诸多弊端,如市场准入制度的缺乏导致食品安全卫生得不到保证;经营条件简陋,环境卫生条件普遍较差;市场主体的诚信意识薄弱导致相关部门很难对他们实施有效管理,偷、漏税现象严重。鉴于上述弊端,加上我州“创卫”的需求,“农改超”这一新事物在恩施落地。

  据悉,目前我州有3家“农改超”。2017年4月9日,我州第一家“农改超”中大农贸超市,落户州城航空大道中大御城小区附近;2017年12月9日,另一家“农改超”中昊农贸超市落户州城金子坝路和谐家园;前不久,州城柑子槽小区附近新开了一家。然而,中大农贸超市面临倒闭,中昊农贸超市的运营也十分堪忧,新开的那家相对情况较好。一个政府捧场、经营者看好、消费者欢迎的项目为何出现这样的结局?一场刻意进行的资源整合、市场规范难道在恩施“水土不服”?记者用近半月的时间对此进行了多方调查。

  2017年12月19日上午10点左右,记者来到位于金子坝路的和谐家园小区。根据手机地图定位,新开张的中昊农贸超市就在这附近,可记者找了几圈都没寻见,询问一位在该小区大门外开早餐店的大姐才知,该农超位于小区里面。

  “沿着大门进去,然后在第二个岔路口右转,应该就可以看到了。”大姐热心地给记者指路。

  根据早餐店老板的指引,记者沿着和谐小区的主干道一直走,大约走了200米左右,来到了第二个岔路口,中昊农贸超市就位于该岔路口的左侧,月初开业时挂上去的红色横幅还在随风飘动。

  从该农超入口进去,根据功能的不同,内设水果区、蔬菜区、家禽区等10多个分区,没有太多空余摊位,摊主们有的在摆放菜品,有的在闲聊。此时应该是市民买菜的高峰期,可记者在超市转了10多分钟发现,来此处购物的市民几乎没有,偶尔来一个也是买点调味品的。沿着通道一圈走下来记者发现,很多蔬菜摊位的菜都已打蔫儿,水果摊位的水果也不太新鲜。

  “来这儿买菜的人太少,菜自然就卖不出去,我们也没办法。”当记者问及为什么菜叶发黄了还在售卖时,几位摊主无奈地表示。

  小区大门外有一家超市,道路两旁也有一些挑着担子卖菜的农民,还有流动的三轮车菜摊。这几处人来人往,大家讨价还价好不热闹,与农超内形成鲜明对比。

  据了解,和谐小区目前有4000余户居民。中昊农贸超市建立之初就是作为该小区的配套设施,方便小区居民买菜的,结果光顾的人却寥寥无几。

  次日上午10点左右,记者来到该农贸超市。超市入口处有14家门面,上面贴着各种卤菜、小吃类的招牌,但目前只有3家开门营业,其他店铺内空无一人。进入超市,大部分摊位都空着,只有几处摊位上摆放着物品。与中昊农贸超市相比,中大农贸超市的菜稍微新鲜一点,但依然门可罗雀。

  而就在该农超背后的航大商城农贸市场、工农路路边却是另一番景象。这两处虽然又脏又乱,却人来人往,这里就是附近居民的“买菜天堂”,以至于在每天的买菜高峰期上午10点和下午4点,这条路经常出现交通堵塞。

  在接下来的几日里,记者分别来到州城的栖凤桥、圆梦庄、华硒生态园、人民路等几家大型农贸市场。尽管这些地方脏水横流、垃圾遍地,而且交通不畅,但是每到买菜高峰期都人流如织。

  “这里的菜既新鲜又便宜,而且还方便。”这是绝大部分人在问及为何宁愿选择路边摊的回答。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是这些“既便宜又新鲜”,导致恩施市两次“创卫”以失败告终。

  2016年上半年,恩施市小渡船街道办事处向该市政府请示:航大商城农贸市场已不符合城市发展和管理的需要,其功能设置和卫生标准等都与“六城”同创,特别是“创卫”工作要求不符,决定率先对其实施“农改超”项目工程。

  此文件呈交后,得到了该市领导的一致“同意”,并要求该市规划局、商务局以及相关办事处实地踏勘,进一步进行规划讨论后实施。随后,通过招商引资,在成都经营“农改超”8年,目前拥有七八十家农贸超市的四川联合一百超市有限公司入驻恩施,并创建了恩施市中御商贸有限公司,裴淼任董事长。

  “进行农改超项目之初,拟计划在恩施市各级政府部门的指导和帮助下,在近两年内在恩施市完成5到8处农改超项目。所有蔬菜均统采统配,由本公司配备的专门运输团队从恩施市多家大型蔬菜基地和周边地区农户蔬菜园统一采摘,统一配送,当日采摘当日配送,确保农残检测达标的同时还能保持蔬菜的新鲜度。”因为有多年的经营管理和策划经验,所以裴淼信心满满。

  同年9月,小渡船办事处召开了航大商城片区整治和开发综合协调会,该市规划局、商务局、“六城”同创办等相关单位,以及航大商城、中大御城等单位相关负责人参会。会议决定:在关闭航大商城菜市场之前,必须重点解决好市民卖菜和买菜的实际问题,需在航大商城附近的中大御城一楼建设一个集贸蔬菜超市。待“农改超”建成后,方可对航大菜市场进行关闭。

  经过紧锣密鼓地建设和改造,2017年4月9日,中大农贸超市正式开业,占地面积2000余平方米,内设铺面和菜台150余个,可满足周边居民的生活所需,容纳各类商户100余家,并可解决300多人就业。

  中大农贸超市成立之初的确风光一时,150余个摊位抢购一空,前来采购的市民络绎不绝。可是3个月后,中大农贸超市的生意开始一落千丈,关闭的航大商城菜市场“死灰复燃”。光顾中大农贸超市的市民越来越少,摊主见生意逐渐冷清也纷纷搬离此处。为了留住商户,裴淼对商户承诺免租并承担所有水电费,对市民则承诺价廉物美,如遇缺斤少两或农残超标的物品,不仅市民所购物品免单,还照价赔偿等。而且,该超市的消防、卫生、停车场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环境干净整洁,所有商品实行明码实价,还有免费公厕和饮水区、微波炉加热区等。尽管如此,却依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客一去不复返。截至目前,中大农贸超市的商户不足最初的1/3。

  是什么原因造成如此尴尬的局面呢?记者采访了恩施市贸促会副主任刘隽和中大农贸超市负责人裴淼。

  刘隽分析说,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受老百姓“鱼要吃跳,鸡要吃叫”这种传统消费观念的影响,市民潜意识里始终觉得流动摊贩的东西既新鲜又便宜,还能讨价还价;二是因为农贸超市和农贸菜市场的共存,只要传统菜市场还存在,那么农贸超市就不可能有太大的发展空间和长远的发展前景,这也是更深层次的原因。

  “传统菜市场与农超共存”这一因素也得到了裴淼的赞同。“中大农贸超市的生意,的确是在航大菜市场死灰复燃后才开始下滑的。当初我愿意来恩施投资,也是当地政府在进行招商引资时下文件承诺了要关闭航大菜市场。可现在的情况却是我每个月要倒贴12万元左右来维持农贸超市的正常运行。”也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前几天,裴淼从成都赶到恩施,希望和有关部门协商关闭菜市场的事宜。

  而就关闭的菜市场为何会“死灰复燃”这一问题,记者采访了“六城”同创分管领导恩施市副市长田贵周。“农改超”是从小渡船街道办事处兴起的,田贵周时任该办事处书记,当年也是他将这一新鲜名词引进州城的。对于“农改超”项目的发展过程和发展方向,他应该最有发言权。

  “出师不利,一言难尽。”接受采访时,田贵周将目前的情况概括成这8个字。究其主要原因,他认为有两方面:“新旧市场主体的利益冲突,导致旧的出不去、新的进不来;本地政府没有相关的扶持政策,致使市场主体积极性减弱。

  一个政府捧场、经营者看好、消费者欢迎的项目,如今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未来的发展之路到底该怎么走呢?如何才能将“农改超”这条路走好呢?

  “对恩施来说,农改超是个新兴事物,可能市民有一个逐渐的接受过程,就像当年接受超市这一新鲜事物一样。只要农贸超市卖的菜真的物美价廉,老百姓肯定会买账的。”有市民表示。

  刘隽表示,要想从源头上解决传统菜市场脏乱差的现象,并且推动“农改超”项目的进一步实施,首先,必须当机立断关闭传统菜市场;其次,政府部门在政策上要有所倾斜,除了进行必要引导外,还要制定一些优惠政策,积极鼓励“农改超”的实施。“不能像现在这样,政府出台了却实施不了,或者实施一段时间后偃旗息鼓了。”

  此外,他认为,可以考虑在城乡接合部建设合理数量的农贸批发市场,所有流动菜摊只能在批发市场进行批售,严禁菜担子进城。这个经验是他到武汉考察得来的。“要实现这一目标,城管、食药、规划等相关部门应各司其职,最关键的是要把政策落实。”“有人担心全面关闭州城农贸市场后,农贸超市的摊位不够。这一点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公司此前就已将航空路的武商量贩接手了,届时将有500多个摊位提供给商户。”按照裴淼的想法,只要农贸超市运行正常,他将在全州其他7个县市推广“农改超”,而且将整合全州的蔬菜基地和周边老百姓的蔬菜地,实现“恩施人自己的蔬菜自己吃”,还能真正实现“从田间到餐桌”的健康饮食链。

  同时,他也表示,“农改超”项目要步入正轨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当初,他在成都发展“农改超”项目也经历了3年左右的“连滚带爬”。但是,对于这一项目的发展,裴淼表示“很有信心”。

  “农改超的发展,是一个城市品位的象征,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而要使这一改革进展顺利,最重要的是要得到市民和相关市场主体的理解和大力支持,服从大局。”对于“农改超”之路怎么走,如何走得更好,田贵周有自己的看法,“首先政府必须树立科学的选址规划意识,避免重复经营和恶性竞争,恩施市的相关规划有望在今年2月底正式出台。其次,必须充分发挥市场主体的作用,建立健全市场机制,为新事物的成长创造良好运营环境。最重要的,当然还是我们政府应该给予最大限度的政策倾斜。同时,辖区办事处要敢作为,敢担当,加大对沿街为市现象和现有农贸市场的整治。”

  如何让“农改超”常态化?田贵周建议,应该由政府牵头,成立一个专门的工作小组,来改变目前“九龙治水”这一现状:“目前农改超的主管部门是商务局,可是他们没有执法权,对于老百姓沿街为市致使街面脏乱、农贸市场死灰复燃导致农改超举步维艰、买菜高峰期导致道路交通拥堵等一系列现象只能望洋兴叹。所以,成立一个工作小组势在必行。”采访的最后,田贵周表示,不管是从市民的接受程度来看,还是从“农改超”本身的发展来看,该项目要步入正轨肯定要经历一个过程,但他对这一项目前景十分看好。

    640x60ad
    评论框